www.livv88.com > www.k8.com > > www.livv88.com

李慎明:“互联网+”可能引发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危机(16)

2017-10-03 15:00:25 来源:未知 浏览数:77278

李慎明:“互联网+”可能引发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危机(16)

2017-03-2010:55:12总而言之,这两件事情对中国文化建设确实是标志性事件,这两件事情都是首次,一个是在国际上第一次成为国际标准。

李慎明:“互联网+”可能引发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危机(16)

这是一个繁荣浮华的时代,又是让人惊愕惊叹的时代。

在全世界范围内,贫富两极分化的现状,几乎让全世界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为了说明本文的观点,请允许笔者一开始就接二连三地引用西方报刊所报道的西方政要、研究机构和学者所讲出的事实。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在就职典礼上就抱怨说:长久以来,我们国家首都的一小群人收获了执政的好处,却要人民来承受代价;华盛顿欣欣向荣,人民却没有分享财富,政客们飞黄腾达,但工作流失,工厂关门;当他们在我们国家的首都庆祝时,全国各地挣扎奋斗的家庭却没有什么可以庆祝的。2017年1月17日,世界经济论坛(WEF)在瑞士达沃斯召开之际,国际慈善机构乐施会(Oxfam)发布报告:去年全球贫富悬殊已达历史最严重的地步,八大富豪身家竟等同于36亿贫穷人口的总财产,占全球总人口一半。全球最贫穷的10%人口,在1988年至2011年间,每年收入只增加少于3美元,而最富有的1%人口,收入却暴增182倍。报告称:若再不处理,愈来愈大的财富不平等恐会撕裂社会。

2015年9月,教皇方济各的首部宗座劝谕书《福音的喜乐》在梵蒂冈出版。在这份长达84页的报告式的著作中,方济各措辞犀利地批判了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弊端,颠覆了不少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深信不疑的市场和经济学理念。他说,现代资本主义是一个新的专制。方济各在这本著作中提及,资本主义专制将导致更广泛的社会动荡;由这个体制造成的不平等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崩溃和死亡。他表示,西方金融体制需要全面整顿,并指责这个体制鼓励毫无节制的消费主义思想。何种原因导致全球范围的如此贫富悬殊的现象?美国《外交》双月刊2015年7/8月号刊登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题为《为什么说技术乐观主义者错了》的文章,文中指出,有这样一个乐观的版本:人类将在信息技术、机器人、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的突破令过去两个世纪所取得的成就黯然失色。人类将过上更像神一样的生活。但马丁·沃尔夫并不赞成这样的观点,他认为,从理论上讲,真正智能机器能够使人类过上比现在好得多的生活。它们最终能否做到这一点,取决于这一成果如何产生和分配,首当其冲的就是经济增长疲软与不平等显著加剧的并在,最终结果也可能是产生极少数大赢家和大量失败者;毕竟,决定结果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经济和政治制度。如果我们现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不能给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就必须修改它们。尽管上述结论极有可能是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框架之内的改良主义的主张,但笔者读到此文,仍然感到欣慰。这从一个侧面说明,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入发展,随着世界左翼和马克思主义思潮有所复兴,在资本主义的心脏地区,在美国主要的刊物上,竟然也出现了对现行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制度及分配制度必须修改的观点。这对现在一些仍执着笃信新自由主义能够救中国、救世界的人应该是一个提醒。一、当今世界处于互联网+为领衔的生产工具大变革的时代从一定意义上讲,任何社会的发展变化,往往是从生产工具的发展变化开始的;生产工具是生产力发展程度的测量器和指示器,生产工具的大变革必然引发生产力的大发展;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力的大发展最终必然要求变革现存的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不变革,就会极大地破坏社会生产力;人民群众是实现和体现社会生产力的最终决定性力量,必然最终刺破现存的生产关系的外壳,要求建立与社会生产力相适应的新的生产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石器时代决定原始社会形态,青铜器时代决定奴隶社会形态,铁器时代决定封建社会形态,蒸汽机和电力时代决定资本主义社会形态。迄今为止的旧的生产关系的废止和新的生产关系的建立,人民群众在其中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阶级和有阶级的社会里,重大的科学技术,往往是先从军工领域诞生,因为这一领域是生死搏斗的最前沿阵地,同时又是计划经济或统制经济优越性的集中表现地。美苏争霸,美军诞生了互联网。苏联亡党亡国后,美国的军事实力在全球取得绝对统治地位,当时的美国政府把互联网主干的运营管理交给了商业性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用风险资本家约翰·多尔的话说,这是地球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合法财富创造行动。笔者认为,当今世界又处在生产工具大变革的前夜。这一大变革主要表现在互联网的诞生和发展。从生产工具的角度看,全球已开始进入互联网+时代。在工业领域,主要是互联网+机器人+3D打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太空技术+传统制造业等;在农业领域,是互联网+智能农业+生物工程等;在第三产业,是互联网+金融+商务+教育+医疗+媒体+各种新兴服务业等;在社会领域,是互联网+人们的生活方式+人们的交往方式+人们的思维方式等。这也就是说,在今后若干年内,互联网+这一新兴和先进的生产工具的诞生与发展,将极大地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社会劳动效能,并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迅疾地冲击全球人类的时空观念和交往思维方式,改变着经济社会运行模式和政府治理方式,改变着军事作战模式等。互联网+已经并正在成为全球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最为重要的新生领域。笔者认为,以数据海量采集、存储及其分析应用为基础的大数据理念和技术,也是继云计算、物联网之后全球信息产业的又一次聚合和提升。但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等,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些都是以互联网为领衔或作派生或作基础,都属于大互联网的范畴之中。我们完全可以说,以互联网技术为领衔的信息革命与先进制造业技术相结合带来生产力的巨大提高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和第四次科技革命正在全球范围内兴起和迅猛发展,充分彰显着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威力。